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浅曈女帝 > 佳人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vip】,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诗离,你怎么会在这里、”一大早,宰相大人看到了诗离也坐在桌子旁准备要一块吃早饭。

    “父亲是觉得我应该在哪里,昨日那人并不是良韬。”诗离眨巴眨巴眼睛。起身轻轻地服了一个礼。表示对于自己的父亲的尊敬。

    “没有受伤吧,我还以为你昨晚会一样的留宿皇宫呢。”宰相大人掩饰掉脸上显而易见的惊讶。老脸颤了一下。

    “诗离还给我带来了一些上好的人参呢,都是一些没有见过的。”宰相夫人一大早就红光满面的,一晚上因为诗离连夜送来的东西笑的合不拢嘴。

    “母亲喜欢就好。”诗离嘴角挂着笑意,至少,这一刻,她的心思是真的。

    “哼,宰相府什么东西没有见过,几个破草根就能稀罕成这样,真是丢尽了宰相府的脸了。”老太母颤颤巍巍的拄着拐杖挪了过来。

    她一靠近,诗离看着原本喝下去半碗的粥,就已经没有了胃口,空气之中仿佛都瞟着老太母身上难以让人忍受的晦气的味道,像是年久失修的古建筑一样。

    “老太母这么说倒是显得你很没有见识呢。”诗离看着长年被欺压,这个时候下意识的还是一脸的委屈敢怒不敢言的样子。一张嘴就说出了很是不应该说的话。

    “诗离,赶紧给老太母道歉。”宰相大人毕竟是一个大孝子,怎么能准许一个已经失了郡主之位的女人随便的撒野。

    “父亲?”诗离扭过头,似乎是不相信自己听到的话。嘴角轻轻地扯上一丝,无形之中表达着自己的嘲笑。

    “把这个丫头给我赶出宰相府,再不得踏出一步。敢再踏进宰相府一步,就乱棍打死。”老太母被诗离的这一副表情气的浑身都在跟着发颤。

    “打死。?”诗离嘴角的轻蔑更加的明显。“或许,十几年前你就应该打死我,也就不会有今天的宰相府了。”诗离轻蔑的语气并没有因为这个在宰相府像是天一样的女人的生气而减少一分。

    宰相大人无奈的叹着气,似乎也不想再做过多的争取,已经在心中对诗离有了一个审判的结果,谁也不能改变。

    “诗离,你就暂且搬到外面去住吧。等你老太母的身体再好一些再说。”宰相大人看似很是为难,实则早就是自己的心思。

    “哪里不舒服,诗离可是为皇后娘娘诊治过得,这点小病一定也是不在话下。”诗离脸上没有丝毫的悲伤。

    “孽障,你简直就是宰相府的污点。”老太母像是一只被踩了尾巴的大公鸡。恨不得拙死诗离。

    “呵呵呵,看来,乱扣黑锅,一直就是你们处理事情的原则,我,我是一个孽障,既然你们这么有先见之明,为什么当日还让我进入宰相府,这宰相府都是因为我才会如此繁盛,没有了我,他很快就会变成原来的样子。”诗离眼中一丝银白色泛过,还没有被人察觉就很快就消失。

    “妖言惑众。”

    “母亲。”诗离看着似乎是被吓得不轻的宰相夫人,脸上因为受到了礼物而有的小兴奋的表情顿时就不见了,像极了那时候被衣服里被塞进了毛毛虫的诗离的样子,无助又无依无靠的可怜,缩在一个小小的藤椅里。

    宰相夫人呆滞了一般。诗离只是轻轻地笑了笑。

    “既是为了宰相府,诗离定当是义不容辞,但是,母亲,不是我一个人的母亲,况且,母亲舍不得这里的一些人,若是母亲在我回来之前有任何的损伤,我一定会毫不留情的把这里夷为平地。”诗离平淡的语气总是能够给人无限的冲击力。

    “你还想屠了满门不成。”老太母手上的拐杖一下一下的用力的杵着地上,发出嘟嘟嘟的声音,沉闷很用力,让人感觉得到她的老当益壮。

    “当然不会,老太母。”依旧是无害的微笑,只是,之前是隐忍,现在是无畏。“你活的比这里的人都要久,应该明白对一个人最大的惩罚并不是夺去生命。”嘴角的微笑甜美而诡异。“而且,我早已不是族谱上的人,再留在宰相府也是死皮赖脸,我这张脸虽然在你们的眼里不值钱,但是,我自己还是很珍惜的。”这世上总是要有一个识货的人的,诗离有点的觉得暴殄天物。

    诗离看了一眼依旧无动于衷的母亲,转身离去。

    “诗离。”刚走到了门口,假山后面一个人影走了出来,看得出来有一丝的慌张。

    “母亲。”诗离心头也仅仅是有一丝丝的涟漪,已经不足以构成那个叫做是温暖的东西。“拿着这个,一个人在外别委屈了自己。”宰相夫人把一个小布包塞进了诗离的手中。

    诗离打开看了一眼。有一丝的失望,但是眼中依旧满是笑意。又反手塞回到了母亲的手中。“母亲自己留着便好,诗离一切都好,等下次我回来就是带着良韬一起,在这之前你一定要好好的保护自己,”诗离像是在道别一般。

    一滴眼泪都没有掉,明明是生死离别一样的场景。

    诗离一路上努力的想要不去想那个东西,但是,脑海之中还是不断地显现出那个东西,一个布包,不算精致,里面的东西,更是简陋的不值一钱。其实,诗离更想要的是母亲能够为自己说一句话,这么多年,能够证明诗离在这里还是能有一席之地的一个身份,看来,只能靠自己去争取了。

    宰相府的门口已经有马车备好。

    “大小姐请上车。”皇宫的皇上身边的小太监,对诗离倒是多了几分的尊敬。

    “公公不必客气,我已经不是宰相府的大小姐,”扶着水月轻巧的上了车,留下了一脸愕然的小太监,不过毕竟是皇上身边的人,脸上的功夫还是不会轻易的流露,随后就神态自若的驾车离去。

    “主子,主子。”一声声的轻轻地呼唤。

    “练女。”诗离朦朦胧胧脱口而出。突然惊醒,一看是水月,似乎是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诗离接过了水月递过来的手帕,擦去了脸上的睡梦之中的泪痕。

    “你身上有血腥味还是去换件衣服吧。”皇宫的门口,诗离在驻足而言。

    “是。”对于主仆两人的谈话,每一次都刷新了小太监的三观,越来越是佩服这个看似废柴的女人了,竟然能在半路上睡得呢么的沉,被几十个人袭击了都不知道,还能感受得到水月身上的血腥味。

    浴血奋战护住杀红了眼的水月竟然能第一时间收回了满身的杀气回到了自己的主子的身边变回了小绵羊,还被自己家的主子嫌弃的这么的无厘头。

    “公公,我们走吧。”诗离轻声的嗯提醒短暂的发呆的小太监继续赶路。

    半路失神这是大忌,极易会被人认为是别国的探子。诗离竟然就连自己的丫鬟都支开,肯定是要与皇上商谈大事,若是自己被怀疑一定会错杀一千也不会放过一个。

    “公公尽心尽责定是这越洛城皇宫最是年轻有为的总管。诗离有幸能遇上公公,只是,诗离有一事麻烦一下。”

    “姑娘请讲。”

    “我的婢女对这里人生地不熟恐怕一会儿会找错了地方,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我想先等她一会儿,恐怕是要耽搁一会儿了。”诗离一脸的歉意。

    诗离的额意思自然是要小太监先不要更过来,因为与皇上的对话,任何的人都不得接近。

    “这个。”小太监有些为难。

    “麻烦了。”诗离轻轻地服了个礼。

    “好,那姑娘先去皇上那里,水月姑娘就有我照看吧。”

    “多谢。”诗离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径直走向了御书房。

    一来到御书房,就看到卫炎和未晔都站在门口,诗离倒是有一些意外,没想到这个时候沐阳王爷竟然也在。皇上到底是怎么想的。是嫌自己皇位做的太稳了?

    “诗离参见皇上,沐阳王爷。”诗离对着两位皇上行了个礼,当然还有一边的宁一,诗离就当做没有看到的。

    “诗离妹妹,我们自当是姐妹相城,在皇上的面前还是要讲规矩的,这宫规可不是随便的就能破坏的,是对于制宫规之人的大不敬。”

    诗离本就因为看到这个女人在场很是不乐意,偏偏她还是这么不长眼的自己找存在感。根是莫名的不知道哪里来的底气。

    “已经不是宰相之女,难道就没有规矩了么。”宁一的眼中满是幸灾乐祸。

    “沐阳王妃的消息还真是灵通,我也不过是刚刚才从宰相府出来,没想到这么快就沐阳王妃就得到了消息。”诗离若有所指的讽刺道,并没有因此而感到有任何的低人一等,从来她也没有因为宰相家得到什么额外的好处。

    “哦?沐阳王爷这是有什么特别的消息之道么。”听者有意。皇上立马就接着话茬子问。

    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但是已经来不及了。宁一求救的看着沐阳王爷,沐阳王爷眼中划过了一丝的局促。

    是自己一时失了神,机密的消息才没有来得及销毁被宁一看到了。

    就连皇上都还没有的消息被沐阳王爷知道了,却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这可是大忌。

    沐阳王爷局促的不知道如何应对,不过是一瞬间,额头上已经满是汗珠。

    “哈哈哈。”诗离不经意间笑了起来。“皇上多虑了,不过是诗离的额一句玩笑话,诗离与沐阳王妃情同姐妹,自然是不会与她有什么秘密的,刚才我的婢女肯定是已经跟沐阳王妃说过了,是不是啊,沐阳王妃。”

    “是,是,不过是我们一起开的一个玩笑,”宁一慌乱的应道。

    “言归正传。”不过是几日没见,耀阳日渐沧桑,身上似乎是已经没有了那个纨绔的身影了。“鉴于瘟疫之事已经解决,接下来还有一件更加棘手的事情,这件事情我只相信沐阳王爷一人,决不能假手于别人。”皇上说的极其的紧张。

    诗离疑惑的看着那上面侃侃而谈的男人,眼睛里的疑惑已经是非常的明显。“那你叫我来干什么。”

    “为越洛国赴汤蹈火是沐阳的使命。”不知道在朝堂之上对着高高在上的耀阳示忠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不过,从沐阳王爷僵硬的身体外可以看得出来,心理上的排斥。

    “诗离。”一句话,暧昧的让诗离浑身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不知什么时候那个小太监又回到了耀阳的身边,诗离不知道为啥从小太监手里的一本金灿灿的奏章里仿佛看到了自己的卖身契。

    “皇上。”诗离本能的应了一声。

    “鉴于你对这次瘟疫的事件有恩。我特赏你。封为宫里的佳人。”

    “诗离姑娘。”小太监已经把手上的册封诏书拿了过来。

    诗离明显的有些呆愣。站着不知道动。

    “赶紧跪下。”小太监暗示诗离赶紧跪下接诏书。

    诗离脸上的惊愕一瞬间变成了笑。“皇上恐怕是晚了。我已经被别人定下了。”

    “你是对于我给你的身份不满意。”皇上自己以为是看穿了诗离的心思。竟然有一点的紧张。“等你为本皇诞下皇子,你要什么我就会给你什么。”迫不及待的解释起来。

    诗离轻轻地瞟了一眼旁边的人,脸上无动于衷,只是一直挂着淡淡的笑。

    “皇上既然要赏我,诗离已经是一介平民,不是什么名门望族配不上皇上给的恩赐,诗离只是想去边疆,去找我的弟弟,那是我现如今唯一挂件的事情,还请皇上成全。”

    “你若是要他安全,我定可派大军将他带回,只要你愿意。”皇上似乎是有什么执念,非要得到诗离,好像是非要今日办到。

    对于因果,据说是有半本篡改的昇空志落在了耀阳王爷的而手中,想必是因为那个异瞳有助于更改国运之说法才会让他如此的执着。

    堂堂一国之君把国运总是跻身于一个女人的身上,真真的是让人堪忧。

    “皇上,就来那我也不知道他到底在哪里,甚至不知道他是不是还活着,所以才会如此的担心,而且,弟弟尚无功绩,若是因为他一个人浪费了国家的资源。那他以后就再无一人打拼的可能,还请皇上兑现诺言让我去找他。”

    “皇上,沐阳王爷此去偏远,惊险无比,宁一愿意一路相随。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宁一突然请命伴随着沐阳王爷出征,一听事情就不简单。

    只是沐阳王爷王爷好像并不乐意。

    “边境,边境,事情都是出在边境,你们是想要造反么。”皇上突然暴怒。

    “皇上。诗离有解决泗水一事的经验,多一个人多一个出路,不如说给诗离听听。”诗离必须与边境只是扯上关系,自己这次去边境是势在必行。冥冥之中觉得文良韬那个小兔崽子是不是事情不顺利。又或者是面临着什么危险。

    沐阳王爷和宁一退下。诗离感觉到自己的身后有一道利剑寒光刺过来。神态自若的留下了御书房。

    一夜沐阳王爷站在窗前,看着御书房的而方向,那个人一夜都没有出来,自然是明白那个一直想要纳她为妃的耀阳是干了什么。

    耀阳王爷把最近的一些奏章都拿给诗离看,足足有半人高。外人一直都不知,边境之地从来就不是只有战事,越洛国国库充足,可是那里地势险要,只有当地人能够走出那里,外人进去必定是死路一条,将士在里面接二连三的遭遇埋伏,暗地里猜测可能并不是敌人所为。但是,如今的失态,若是对当地的居民动粗,肯定事情也不会向着好的地方发展。

    诗离听得一身冷汗,这不就是传说中的穷山恶水出刁民啊,第一反应就是文良韬可不要在那个地方。完全忘了自己正在与一个刚刚还想要纳自己为佳人的男人孤男寡女共处一室。

    安宁香。诗离闻到了一股气味。好好自己对于这个普通的迷香已经没有了反应,不过如此的下三滥的手段能用在这个地方也真是为国运堪忧。

    不过,倒下的不是诗离,倒是耀阳王爷。均匀的呼吸声,即便是睡梦之中也是一脸的愁容,眉头紧皱,诗离真想伸手将他脸上的皱纹抚平。

    小太监一见事情成了,就悄悄地去准备明早的东西了,换洗的衣服看来是少不了的,只要是进宫的女人,没有哪个人能够抵挡的了这个能够飞上枝头的机会的。

    诗离一夜,能够留在御书房恐怕是她这一辈子能够最多的了解宫廷之中的事情的机会了,借着这个时候,她将御书房之中能看的奏折都看了个遍。

    果真,果真,所有的事情都不是巧合,宰相大人做的事情可真是绝,不过是怀疑文良韬的血统,竟然就将文良韬的长子的身份转移给了乾同,这么不管文良韬的死活。没有了宰相府长子的而身份,文良韬如今下落不明就更加的危险重重。

    皇宫之中的瘟疫之源也已经找得到,不过,看来要彻底的清除还是要费一番的功夫。这也正是耀阳王爷如此的担忧的理由。

    而且,数不清的事情,伸不开的眉头,不知道,耀阳王爷是不是对于当上皇位这件事情有了后悔之意。

    “加贺。”诗离脱口而出一个名字。突然响起就记到了纸上,看着丑丑的字,诗离无奈的笑笑,自己写的字从来就是上不了台面,恐怕就是被人模仿都觉得不可能吧

    一想到这,诗离就将那字烧掉,为了自己的清秀的脸面,毕竟是字如其人,诗离很是轻松的在奏章之上找到了两个字,拓写下来。

    “果真是皇室之人,字练得还是很到位的,虽然人不咋地。”啧啧啧则。

    “啊。”诗离低呼一声,突然一个长长的胳膊伸到了自己的腰上,把自己一下子带到在地,幸亏身后是一个软软的榻,耀阳王爷睡梦之中把诗离压在身下。嘴里喃喃的唤了几声,听不清楚。

    诗离想要起身,奈何扳不过睡梦中的一个壮年,又怕激起他的兽欲,干脆就先仔细地想想对策吧。就这样睁着眼睛,眼睛滴溜溜的转。

    清晨,诗离被搂在怀里,一夜没有被冻到,男人嘛,身上就是火气足,这一点诗离是知道的。不过脑门上一阵寒气逼来,那可不是自然风。

    “你干什么。”耳边冷冷的声音,箭捎差一点就抵在诗离的额头上,箭的中间被握在了还没有睁眼的皇上的手里。

    诗离一个激灵脑袋里一阵轰鸣,天呐,我是什么时候睡着的,一晚上好像还很是舒服,而且,这个男人反应这么的快,是不是一开始就没有睡着。

    皇上一脸的怒气,明明二十多年难得的一个好觉,竟然就这么被打扰了,一时火气蹭蹭能的往上钻。

    诗离一骨碌想趁着这慌乱赶紧逃出去,毕竟人家的家务事自己不好参与。

    腰间那本事搭着的手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变成了握着的,对,诗离的小细腰是可以被男人握在手里的。就像被一根铁链拴住了一样。想逃都逃不掉。皇上宽大的袍子更是吧诗离整个罩进了里面。看起来更是暧昧的不行。

    最要命的是,诗离竟然被点了穴。一动不能动。

    一时之间,看到了那一一身黑衣,没有出声却是让然感觉到声嘶力竭的明倩,诗离一身的愧疚之意。

    皇上手里的箭被碾成了粉碎。竟敢行刺皇上,明倩已经做好了赴死的准备,不过,她身上的将死之意并不会是因为行刺,而是因为亲眼看到皇上怀里的女人。

    自己可以输给别的女人,唯独不可以输给她,输给一个已经是别人的女人的女人,皇上明明都知道,为什么还是可以容忍,如此的高高在上的男人什么样的女人不会得到。

    “朕新封的佳人已经为朕的大皇子起好了名字。”诗离眼睛一瞪,意料之中又情理之外的皇上竟然很是满意的拿起了书桌上诗离拓写的两个字,诗离甚至能够感受得到他的手上因为喜悦传来的微微的颤抖。

    皇上侧过脸看着诗离,眼眸之中满含深情,诗离恍惚之间竟然以为那是沐阳王爷的眼睛,温柔以待。“朕很喜欢。”加贺大皇子。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vip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